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舆论监督 > 文章 当前位置: 舆论监督 > 文章

贵州水城矿业:合同“转包门”内的“放贷门”

时间:2011-02-28    点击: 次    来源:中国法讯网    作者:彭齐 - 小 + 大

 

核心提示:贵州水城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前身是水城矿务局,为原煤炭部直属企业,于1964年开工建设,1970年建成投产,1998年下放贵州省管理,200111月改制为贵州水城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现为贵州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管企业。200912月,福建的包工头翁日毕经过别人介绍,在贵州省水城矿业集团建业公司祥兴煤矿项目部承包了工程并签订了一个无限期的内部承包合同。在施工中多次停工后遭终止。由此,内外都不是的老板翁先生厄运不断,为了给工人发工资和日常开销,他借了近280万元的高利贷……

 

  贵州水城矿业:合同“转包门”内的“放贷门”

 

多年在国内承包工程的福建老板翁日毕从去年底至今都苦闷不已,与贵州水矿集团建业公司签订的无限期的承包合同在去年底被单方面终止,如今他是债台高筑,多方奔波也四处躲藏。记者由此多次赶赴六盘水,欲揭开这个“内部承包合同”引起的“放贷门”的神秘面纱。

            包工头:花巨资承包到的是“转包”工程

200912月,翁日毕刚进场时,他花的代价是给项目经理王本华的儿子王洪(音)、林锦(与王红一起开公司的合伙人)共送70万元;另外给林锦转包给包工头郑启田(湖南人)45万元(该款为以前郑给林锦的50万元部分费用);还给了另外2人工程介绍费5万元。这样,翁拿着王本华和林锦签订的承包合同以及林锦和自己签订的协议带领几十号工人进场了。

200912月底,在项目经理王本华的“要求下,在盘县大酒店对面的红果建设银行门口给王送了现金3.5万元。“那个时候很巧合地在建设银行门口碰到王经理,他说在别的银行取钱取不出来。”

20102月底,在建业公司祥兴煤矿项目部经理王本华的多次“要求”下送了一辆价值25万元的黑色广州本田小轿车一辆。428日,王便将郑启田签订的合同变更为翁日毕为乙方的合同,原合同被王收回。

调查中,包工头老翁还向记者反映,合同签好了,为了让工程顺顺利利的,给矿上陈某送了现金1万元;给建业公司的合作方恒鼎公司派任祥兴煤矿的矿长陈某送了现金1万元。

记者仔细观察包工头翁日毕提供的“建业公司内部职工工程承包合同”,合同上发包方为甲方建业矿建二公司祥兴项目部,乙方为承包方翁日毕。在这份粗糙的内部职工工程承包合同上,只见甲方单方的约定,并无乙方的约定,没有工期限制,并且还约定一期工程完毕后,还可以继续施工二、三期工程。老翁告诉记者,要不是看到这个承包合同没有工期限制,还可以做几期工程,他是不会花这么多钱做这事的。

      

 

据知情人透露,郑启田给林锦的50万元分配如下:王洪9万元,林锦买了越野车,中间人4万元;翁日毕给林锦的70万元分配如下:王洪31万元,林锦31万元,中间人8万元。

《建筑法》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承包单位将承包的工程转包的,或者违反本法规定进行分包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可以责令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情节严重的,吊销资质证书。”《建设工程质量管理》第六十二条规定:“违反本条例规定,承包单位将承包的工程转包或者违法分包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对勘察、设计单位处合同约定的勘察费、设计费百分之二十五以上百分之五十以下的罚款;对施工单位处工程合同价款百分之零点五以上百分之一以下的罚款;可以责令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情节严重的,吊销资质证书。工程监理单位转让工程监理业务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处合同约定的监理酬金百分之二十五以上百分之五十以下的罚款;可以责令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情节严重的,吊销资质证书。”可以看出,对于工程转包行为,政府主管部门可以给予罚款、责令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吊销资质证书等行政处罚措施。

问题迭出:一年中工程多遭多次停工并终止

调查中队长翁金厚向记者反映,祥兴煤矿姚家沟回风井、轨道井工程开始之初非常艰辛,遇到的难度很大,工人都团结一心咬牙挺过去了,好不容易工程走上正轨了,建业公司却终止了他们的工程。这位跟随包工头老翁二十多年的队长如是说。

老翁向记者反映,有不少工人做了几个月一直都没有见发工资,坚持不下去都走了。工人的工资为每人每天300元,有时候干的好的工人工资也达到400元每天。“我每次到项目部王经理那里领取材料费与工程款以及工人工资,王经理每次都说没有钱,只结算了10来万块钱。”包工头老翁说,这10来万给工人的工资根本不够,60多名工人每人每月至少6000,一个月工资最少也得要36万才行,工程造价每个月至少得七八十万。

“为维持工人的工资以及工程材料费,我向银行申请贷款申请不下来,迫于无奈借了高利贷近280万元。”当时答应高利贷三个月就还,现在一年了,也还不起,利滚利,老翁说他都不敢想欠了多少了。

记者在盘县调查期间,见到了老翁所说的高利贷,这些来自河南给包工头老翁放高利贷的张某、牛某自1月中旬起,就一直追着老翁早日还高利贷。“老翁,你再还不上我们的钱,你今年就跟我们回河南过年吧。”这句话,是记者在盘县见到老翁时听到高利贷张某等人所说的最多的话。

这段时间,这些高利贷又来到了六盘水,老翁的苦恼又开始了。

调查中,矿上工人气愤地对记者说,导致建业公司要求他退场的原因并不是他乙方老翁出现的质量、安全等的原因,而是因为甲方建业公司祥兴煤矿其它矿井于20109月份出事故死了一人导致祥兴煤矿全部停工,老翁的姚家沟矿也从91日至1020日停工50天。

        

 

“停工50天,每天工人的工资都照样得付,差不多又不见了上百万元,这些损失谁来付?”包工头老翁对记者说,自20091215进场到20101228日退场至今,因村民堵井以及甲方材料不到位等原因停工的天数就有189天。

矿上工人向记者反映,包工头老翁所带领的姚家沟矿是祥兴煤矿多个矿点中在质量、安全方面排第二的,获得了建业公司发包方盘县恒阳工贸有限公司的表扬。

发包方:项目经理“帮”民工借高利贷

 “实在坚持不住,二零一零年八九月份的时候,我去找项目部王经理要工人的工资以及工程款,王经理说他没有钱给,说可以帮我借高利贷给我让我给工人发工资。”无奈,包工头老翁在项目部王经理的帮助下,借了25万元高利贷。

 调查中,老翁向记者反映,他前前后后从项目部王经理那拿了121.7万元,包括25万高利贷在里边。

“项目部王经理给我签订的合同很笼统,一些该约定的都没有约定。”包工头老翁向记者提供一份由恒鼎实业盘县恒阳工贸有限公司与贵州水城矿业(集团)建业工程有限公司签订的“盘县西冲镇大湾祥兴煤矿矿井建设安装工程承包合同”。

记者仔细观察这份合同,甲乙双方约定的责任以及工程单价、合同价款等情况很详细。合同上工程期限为自2008825日—20091225日竣工验收。

也就是说,老翁从20091215日进场到2010428日与建业公司祥兴煤矿项目部经理王本华签订的“合同”已属无效。“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份‘盘县西冲镇大湾祥兴煤矿矿井建设安装工程承包合同’,也是最近才看到的。”

一位同样遭受退场的祥兴煤矿某矿包工头向记者反映,建业公司祥兴煤矿全面遭盘县恒阳工贸有限公司退场的原因为:建业公司出安全事故是其一原因,其余是工期太缓慢了。

老翁向记者反映,退场下来他的损失约为1800多万。

民工:辛苦一年工资打白条  记者介入方能回家

姚家沟矿井共有工人39人。这39名工人来自福建、河南、四川等地,自200912月至今整整一年,没有领取过工资。20101228日,建业公司来人要求他们退场,由于没有拿到工钱,直到今天工人们还守候在矿上等待工资拿到手了再回家。


记者介入后,125日,经建业公司与业主方协商,业主单位同意先代行支付120万元工工资款,这样,工人才领取了工资回家过年。

水矿:内部职工翁日毕所借的高利贷应自行承担

调查中,包工头老翁说,他是第7批进姚家沟矿施工的施工队了,也是施工时间最长的一批。“现在要求退场,也是最后一批了吧。”老翁叹气地对记者说,项目部王经理之前就有人转手这里的煤矿转包,到老翁这他手上的合同也转了3趟了。

“合同转包一次好处费不下50万,就手上的这份姚家沟回风井、轨道井合同好处费都有140万了,其它的合同更不用说了。”翁日毕说:建业公司内部管理太混乱了,允许项目经理给矿放高利贷,一份合同多次转手。在工程中,曾有湖南的夫妻二人找到翁日毕,说也花了50万给郑启田承包这个工程,要求翁还他们;也有四川的2人找上门要求给钱,他们花了50万元给郑启田一起承包该工程。

而在工程中,虽然每月有10万元给他,但王本华安排多人人在他那领取工资,比如工程师陈勇、检身的老乔、小雷夫妻为保安、王本华儿子王洪派的朱军和小钱基本都没来过,还有工程结算和管激光二人老翁都不知道姓名也没来过,这些人的工资都由王本华扣除。而工地固定支出的就达7万余元。加上每月还垫付生活用水达2000多元,剩余的钱根本不够工人生活。无奈之下他才四处借贷维持。

而据工程师陈勇介绍,他根本就没有领取到这笔工资。

217日,项目部王本华经理告诉记者,工程遭停工的责任在恒鼎公司,他们老总签字的很多东西下面人都不照办;出现过多次找各种借口解除工程承包合同的事情,恒鼎公司结算不准时,双方合同中没有约定的工程经过报告同意后施工完毕也不给予结算。恒鼎公司不和建业公司结算,翁日毕也不可能结算,高利贷的事情是他个人的事情。

218日,记者来到位于盘县的恒鼎公司。恒鼎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恒鼎公司终止与建业公司的合作,是由于建业公司种种问题居多,比如出现安全事故、不按要求施工,出现质量问题,施工进度缓慢等。而一提到建业公司祥兴煤矿项目部经理王本华,该工作人员很生气的说:王本华说的话90%是假话,今天安排的事情明天还是没有处理。

一位知情包工头对向记者透露,水矿集团不久将重组上市,可就属下建业公司的内部管理混乱、民工上访,能否安全上市?“借上市圈钱是真,就这样管理混乱的公司也想上市,太儿戏了吧。” 对此问题,水矿集团宣传部答复记者:关于水矿集团重组改制及上市工作。一是为了企业的发展,水矿集团是在进行重组改制的前期工作。作为贵州省国资委监管企业,各项工作都将接受省国资委的监管;二重组改制框架方案正在征求政府有关部门及股东意见,目前尚处在保密阶段,且作为贵州省大型国有企业目前绝无借壳上市的打算;三是从重组改制到上市还有一个过程,同时也将接受证监会等严格审查。

质疑:合同解除  “内部职工”巨额亏损谁之过?

深圳某律师认为,根据国家合同法相关规定,发包方建业公司将工程发包给无资质的承包方老翁,属主观上犯错。对于工程转包问题,我国《建筑法》规定,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转包给他人,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包。

在此事件中,包工头老翁为承包到此工程,所付出的代价为,自己投入资金80万元,高利贷贷款为280万元。

有三期工程的合同在一期工程都没有做完就遭终止,水矿建业公司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些本该可避免的事情却因在管理上不及时而遭恒鼎公司终止合同。“安全事故、质量、工期等原因,若项目经理王本华能及时协调无炸药以及村民堵井,也不会出现多次停工,一年365天,停工189天的巨大影响。”采访中,老翁向记者反映,停工的影响损失为每天6000元,工人的工资也是一样要支付的。

关于老翁“送”给项目经理王本华黑色轿车一辆此事,王本华说:车不是老翁“送”的,是他向老翁借的。2010年年底,高利贷者张某、牛某假借老翁名义把车开走,包括购车发票等手续都给他们了。

对于损失问题,建业公司纪委孔书记说,高利贷等损失跟公司无关,承包工程有风险,翁自己解决。公司可以再承包工程给翁日毕来弥补损失。对于项目经理王本华的问题,孔书记说车是借的,其他问题请翁日毕提供证据,公司纪委出面处理。水矿集团宣传部顾部长也说,王本华问题,集团必要时让检察院出面处理。翁日毕干的不错,公司还是想他留下继续合作,对于损失问题,公司会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

对此,翁日毕说,这个工程亏得太大,责任在建业公司,他是不敢再和水矿集团建业公司合作的了,他要早日结算后离开这个令他伤心的地方。

因合同遭终止,老翁清场以及损失至今没算下来,与老翁一块参与姚家沟矿共同投资的朋友以及高利贷的都来到六盘水催老翁,吃住是一笔高额的开销,他向项目经理王本华请求先预支些生活费,王经理却以公司领导不同意为由拒绝封女士。如此,王本华坚定地告诉记者翁日毕是公司内部职工且签订了聘用合同的,和他是一个级别的说法令人存疑。

从调查中我们不难看出,翁日毕根本不是建业公司内部职工,他们为何要签订内部职工承包协议?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包工头老翁的损失能否拿回?相关部门如何处理该起事件?我们将进一步进行关注。(特约记者 彭齐)


上一篇:邵东移民投诉找移民局长李桃被打伤,侵吞扶持资金6万元

下一篇:中国行为法学会副会长张之楠

合作网站 | 联系《中国电视人网》.. | 关于《中国电视人网》..
京ICP备09087333号  |   QQ:/微信:986569019  |  地址:www.cntv.ren  |  电话:010-6666666  |